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553章 以身作则(1/1)

要保证一件好事可以长久的进行下去,那就要进行制度化,并且要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的完善制度。

这是魏知住在莆村别院里教俩人的第一件事。

白善为此思考了两天,和满宝道:“不错,人心难测,就连我自己都不能够相信我自己的心,更不要说别人了,所以还是应该制定好规则,使人不能轻犯。”

满宝问:“就和律法一样?”

“职田的话,目前肯定做不到如此,但可制定规矩,等以后制度完善了便可入法。”

满宝就问:“你和魏大人打算制定什么规矩?”

“魏大人想要在户部中新设一个部门,专门管理经营职田的。”

“现在职田不就是户部在经营管理吗?”

“那不一样,”白善道:“现在的经营管理是粗放的,他们完全下放给地方县令,县令又交给底下的胥吏,由他们强制分派佃户,每年强制收取佃租,再一层一层拨回给户部,由户部发还给各官员,魏大人的意思是,新设的部门不再委派给地方官员,而是由他们亲自打理,但职田所属的地方官员有监督之责。”

满宝:“维护佃农的利益?”

白善点头,“此一法变动特别大,且耗资不少,干系也不小,户部那边,还有朝中官员可能不会答应,所以魏大人让我以你的职田为例写一份报告。”

除此之外,这一次还会先行自愿原则,即,官员们可以选择是按照以前的方式进行托管,每年只收固定的租子;还是接过去自己管理;第三种则是选择他们的这种方式了。

白善道:“范围被固定在了京官中,因地方职田的特殊性,所以地方职田暂不在此例中。”

白善顿了顿后小声道:“其实昨晚我和魏大人恳谈过,他更想取消职田制。”

满宝一惊,问道:“是魏大人想如此,还是陛下想如此?”

白善赞许的看了她一眼,小声道:“陛下也想如此。”

这一次,白善真正接触到了高级的机密和上位者的博弈之中,他轻声道:“你别看现在国泰民安,其实每年朝廷都失去大量的职田,京畿一带也在失田,但还在可控之中。”

毕竟天子脚下,就是有心人也得忌惮一二。

“但在地方,官员联合地方大族侵占官田的行为屡禁不止,”白善道:“魏大人说,官田大量失窃,地方官员的职田得不到保障,他们就会大量侵占荒地开荒,这就相当于占私田了。”

大晋的土地制度就是成丁能分得田地百亩,其中永业田二十亩,口分田八十亩。

当然,各地因为土地多寡的原因,这一制度会打折扣,但最少的永业田五亩都是要保障的,因为这是生存资本。

可魏大人他们私底下算过,照着这样的速度下去,很快就保证不了均田制的进行了。

所以魏知想取缔职田,直接提高官员的俸禄,从户部中拨款,不再分拨职田。

而职田收归朝廷,由户部和地方共同管理,除了新丁和朝廷的封赏外,公田谁都不许再动用。

魏知没告诉他们的是,皇帝不止是想取缔职田,他还想收回一部分被侵占出去的职田。

有很多种方法,最直接的,派人去收集那些人家的违法犯罪记录,随便一条就能把家抄了。

能够把职田给侵占的,手上能干净到哪里去?

但皇帝不想用这种方法,他不喜欢杀人,也不喜欢见血,所以他更想的是用钱赎地。

将那些被侵占的地赎买回来。

当然,不可能按照市价,这些田地是怎么来的你心里没数吗?

皇帝和魏知私下算过账,他最多愿意出到市价的六成。

然后他们算了一下这两年的失田数目,只是两年的而已,算了一下要耗费的钱财后,皇帝差点儿犯心绞痛,因为国库中还没有余钱,所以皇帝只能暂时将这事压下,只是悄咪咪的和魏知打算。

这种事也只能和魏知打算了,其他人他都没敢说,包括赵国公这个大舅子。

因为赵国公手上也不是那么的干净,背后牵扯甚多,除了魏知,朝中怕是没人会站在皇帝这边。

他虽然是皇帝,但并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没见他三令五申不许世家再建坞堡,但人家是拆了了望台,但围着坞堡建造房屋,依旧是层层叠叠。

同族居于一处,里面有数不清的佃户和长工,不过是部曲换了个名称而已。

天下才安定不过三十年,皇帝没那么大的勇气招惹这些会给他带来大乱的人,所以对这些世家大族,以及这些世家大族推到前面的豪门大族,地方乡绅,官员等,皇帝也要尽可能的温和。

甚至他也是这么教太子的。

他将这些打算告诉太子,然后教导他道:“你的脾气可得收敛收敛,将来你做了皇帝,可不能再如现在这般脾气暴躁,要知进退,忍让。”

他道:“当忍时便忍,当进时再进。”

太子应下。

皇帝满意的点头。

然后隔天皇帝就在宫中大发雷霆,便紧急诏在莆村别院里乐不思蜀的魏知回京。

前来找人的侍卫是冒雨前来,脸色还有些发白,顾不上和拎着一串樱桃站在院子里的周满打一声招呼,直接扑到魏知跟前道:“魏大人,您快进宫去吧,陛下要杀了河间郡王。”

魏知吓了一跳,河间郡王是礼部尚书,好端端的皇帝为什么要杀他?

魏知连忙回京。

白善和满宝对视一眼,也赶紧和老周头他们说了一声,抓了马就要跟着走,刘老夫人听到后追出来,和他们道:“先问清楚是何事再决定管不管,别乱参与。”

又道:“去问二郎。”

白善认为有理,于是没去追魏大人,而是带着满宝去了皇庄。

结果白二郎和明达公主提前一步被叫回去了。

俩人对视一眼一眼,便紧跟着回京。

回了京城,他们便直接去找殷或。

殷或在自己的县子府里,看到他们便道:“我知道你们是为什么来的,放心吧,陛下不会真杀了河间郡王的。”

满宝问道:“河间郡王做什么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国公府三嫡女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改命国术师重生空间娇娇女夺天造化王爷的暴躁小丫头